油價下滑的新情勢

Yahoo奇摩理財

作者:苑舉正(台大哲學系教授)

所有做投資的人都應該要讀哲學。《苑文其詳》首次結集出版。購買請點

5月24日,總部位在維也納的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宣布,原來定於2016年12月,在OPEC國家與非OPEC國家的聯席會議中,共同達成每日減產180萬桶,約占原產量2%的協議。

因為預計減產六個月的時限即將到期的緣故,因而由OPEC最大產油國沙烏地阿拉伯,與非OPEC最大產油國俄羅斯共同發布,原有的減產計畫將延續9個月,到2018年的3月。結果市場的反應呢?

減產沒效果,油價下跌

市場投資人非常不買單,宣布新協定的結果是,原油價格下跌5%。當日交易,北海布侖特原油下滑2.6美元,以每桶51.36美元成交,而西德州原油則下跌2.58美元,以48.78美元成交。

這個結果除了讓OPEC國家感到很失望,也導致許多分析師認為,原有提升原油價格的供需模式可能遇到瓶頸,應該要有新的思維因應。沙烏地阿拉伯的原油部長法勒(Khalid al-Falih),則在面對這個不如預期的結果時,依然故我,認為9個月的減產新計畫,到2017年年底,就會看到價格上升,達到預期的結果,那麼這兩種新舊思維之間的差別在哪裡呢?

這是與哲學息息相關的問題,必須好好地加以檢視一番。在社會科學方法論中,有一種方法叫做「否證論」,意思就是說,理論預期的現象發生,其實不若沒有發生來得重要。理由很簡單,就是因為一個以為對的理論,無論被證實了多少次,他所預期的現象發生了多少次,都不會增加這個已經被視為真實的理論之價值。

理論未達到預期效果,價值才出現

什麼時候這個理論有機會展示它的價值呢?根據「否證論」的觀點來講,只要當這個理論所預測的現象沒有發生,換而言之,就是這個理論被否證的時候,就是展現它應有的價值的時候。

為什麼呢?為什麼出錯的理論,反而比正確的理論重要呢?這是因為檢討哪一個環節出現問題的時候,正是在檢討過去的錯誤,因而能夠創造未來的理論;這就是科學進步的道理,也就是知識成長的規律。

那麼在OPEC減產失敗的案例中,很明顯,被否證的理論是經濟學中的供需理論,而被否證的事實,就是原先認為只要減產,就能夠提高需求,價格自然會上漲的道理。

減產卻價格下跌,關鍵在油頁岩

現在消息出來了,原油價格不但沒有上漲,還下跌了5%。雖然這只是一次否證的案例,但是因為供需理論的地位已經根深蒂固,所以適得其反的理論應用,足以說明在原有的認知當中,企圖透過減產來提升原油價格的想法,是有問題的。找出這個問題的癥結,可以理解目前原油價格理論的問題在哪裡。我們嘗試著針對這個問題進行一些反省。

目前為止,原油價格不符合傳統供需理論的理由,最重要的關鍵就是美國頁岩油的大量成長。美國頁岩油的成長可以說是本世紀最特別的能源科技,因為在20世紀的時候,還很少有人聽過頁岩油是什麼,甚至連開採頁岩油的科技都還沒有達到可以應用的地步。

現在,這一項科技發展十多年的技術,導致全球能源市場徹底改變。在這個改變的過程中,最令人感到意外的是美國的頁岩油產量,不但一枝獨秀,而且在技術、資金,與自然資源三者配合之下,美國目前已經是全世界最重要的頁岩油出口國,連沙烏地阿拉伯的原油產量都不看在眼裡。

低油價也無法驅逐頁岩油

沙烏地阿拉伯在這過去的三年中,之所以堅持低油價政策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降低油價,讓原先生產成本較高的美國頁岩油公司,沒有生存的空間,被迫離開市場競爭的行列。萬萬沒有想到,事與願違,美國頁岩油不但沒有被沙烏地阿拉伯的政策終結,還歷經各種低價格的競爭,戰勝了沙烏地阿拉伯的策略。現在,這9個月的新減產期,等於是為韌性極強的頁岩油打了一劑強心針,油價自然不會上漲,反而下跌。

頁岩油加入原油市場是新情勢,因而必須有新思維,甚至新理論加以因應。以原油在世界經濟發展中,依然占據關鍵地位來看,舊思維中,以開採成本作為唯一原油價格理論基礎的想法,勢必要修正,取而代之的是納入美國頁岩油在市場的占有率。

當然,讓美國這麼一個原油進口大國,取得市場比例,出口原油這一件事情,對於原先站穩市場占有率的OPEC國家而言,可以說是情何以堪,無法接受。尤其是對於沙烏地阿拉伯與俄羅斯這種出口原油大國,更是百感交集。

油價想穩定,須有新方法

幾年來,低油價的結果,雖然促成像沙烏地阿拉伯與俄羅斯這種產油大國達成協議,願意減產以求穩定油價,但鑑於原油收入等於是國家支出的理由,這些油國都面對如何維持國內預算平衡的問題。

為了這個目標,沙烏地阿拉伯與俄羅斯兩國,遭到分析師的批評,認為減產的幅度與時間都不足以維持油價。真正能夠解決問題的方式,就是面對事實,而事實明確的告訴我們,想要把美國頁岩油這個頑強的對手逐出市場,並不若原先想像的那麼容易。

當然,或許這個事實也說明,為什麼川普總統上臺以來,第一次出國訪問,就以沙烏地阿拉伯作為第一站的理由;棒子與胡蘿蔔的道理,正因為川普與沙烏地阿拉伯簽下上千億美元的協定而更為明確。就原油市場而言,目前是應用新思維的時刻。若是期待原油的價格穩定,我們應該要有新的理論。

 

★延伸閱讀★
道與路兩相宜的「一帶一路」
馬克宏總統面對的國家陣線黨
AlphaGo志不在贏棋 而在助人
美國哲學與川普的轉變
介於民主與獨裁之間的土耳其

【作者簡介】苑舉正

比利時魯汶大學哲學博士,台灣大學哲學系教授。曾兼任台大哲學系系主任。精通中、英、法語,台灣哲學學會副會長。1981年畢業於台灣東海大學政治系,1983年赴比利時魯汶大學哲學院攻讀哲學,獲得哲學學士(1984年)、哲學碩士(1988)以及哲學博士(1995)學位。

目前出版中英文研究論文40餘篇,專長為:科學哲學、科學方法論、社會科學哲學、政治哲學,對索羅斯的老師卡爾波普哲學有深厚研究。

分享連結

財經新聞

  • 重大要聞
  • 國際財經
  • 大陸香港
  • 基金動態
  • 個人理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