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乾媽變了?”遭遇中年危機,繼承者卻難乘風破浪

2020年7月2日 下午2:27
一直以來,老乾媽都被視為一個“民族之光”的老字號。這個发展近40年的企業,因創始人陶華碧的退居幕後,被劃分出了兩個不同的時代。 苦出身的陶華碧能將老乾媽從一個地攤做到遠銷海外的老字號,既有時代的機遇,更與她數十年如一日堅持對原材料的把控、真情化管理、輕營銷重口碑等一系列舉措緊密相關。 事實上,在陶華碧親手掌管老乾媽時,其與員工相處十分融洽。工廠中曾有一位來自農村的廚師,每月1000多元的工資不僅要用來撫養兩個年幼的弟弟,還要負擔日常抽煙喝酒的開銷。一天,陶華碧語重心長地勸他戒煙戒酒,還對他說:“你要讓兩個弟弟去讀書,千萬別像我一樣一個大字不識。” 她退休後短短兩年,大兒子李貴山掌管銷售,持股49%,二兒子李妙行負責生產,持股51%,兩兄弟一起成為了這塊金字招牌的繼承者。但不久,便出現了員工竊取配方,開店競爭的情況,這不禁讓人懷疑,是否是 兩個兒子在管理上出了些許問題? 與陶華碧花費畢生心血在老乾媽一家企業上相比,大兒子李貴山除了負責老乾媽的銷售業務之外,還持有昆明錦泰大酒店等企業,涉及房地產、投資行業。 過去輕營銷重口碑的策略或許也讓兩個繼承者覺得不符合時代潮流,因此我們才看到了一條集誇張的舞蹈、魔性的台詞、土味的風格於一體的宣傳片,讓老乾媽的形象朝著年輕化发展,卻也動搖了曾經正統的國民化形象。 與陶華碧花費畢生心血在老乾媽一家企業上相比,繼承者的心思有所不同。大兒子李貴山除了負責老乾媽的銷售業務之外,還持有昆明錦泰大酒店有限公司、貴陽南明貴山經貿有限公司等企業,涉及房地產、投資行業。 在她身上发生的故事、體現的精神,也通通成為了老乾媽的烙印。
分享連結

財經新聞

  • 重大要聞
  • 國際財經
  • 大陸香港
  • 基金動態
  • 個人理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