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元代上課、十元代上班,「疫下代打」灰產來得好快

2020年4月2日 下午3:9
疫情期間,不少企業開展遠程辦公、不少學校采取線上教學,但都要求打卡考勤,確保大家真的是在家里上班或學習。但是,對於一些想偷懶、想睡懶覺、愛逛街的人顯然需要妥善解決打卡考勤的問題了,這讓一些商家在疫情之下動起了「代打」服務的主意。 有記者近日在某二手電商平台,找到相關商家,並以高中學生的身份、代上課的理由與對方進行了交流。盡管「代上課」的鏈接顯示收費價格為5元,但具體交流時,商家卻表示,「5元只負責幫你打卡、簽到,如果要全程聽課,還要在此基礎上多加5元,一節課按45分鐘計算,超時加錢。」這樣一來,只要是「消費」得起,學生就可以在老師、家長的監督下,逃避線上課程,甚至繼續在家里「放羊」。在父母都去上班的情況下,他們的小心靈也由此得以釋放。 除了學生,同樣在二手電商平台上,記者發現了代上班考勤的商家,盡管相關服務由來已久,但在疫情期間,代上班甚至代開會的服務也出現了。這些服務的收費,視開會的時長而定,大概十元到幾十元不等。對於一些上班族而言,這樣的支出也不會太吃力。花些小錢,讓領導以為自己在家認真辦公,而實際上是在「摸魚」,甚至可能是陪著「放羊」的孩子在享受美好的親子時光……這是多麼的愜意。 沒人能想到,在代上課、代上班等疫下灰產鏈背後,會有一幫服務提供商如此「佛系」地賺著上班族、學生娃的銀子。一位名叫「阿睦」的商家介紹,自己認識的一些做相關業務的人,大多是和他一樣的「小年輕」,不乏應屆大中專學生和待業的年輕人。這些「小年輕」利用疫情賺起了小錢。 伴隨著「疫下」經濟的出現,代上課、代上班等灰色產業也激發了一個潛在的需求市場。雖然隨著正式復工和開學,這樣的「代打」需求會消失,但類似的偷懶、欺瞞心態,或許真的會在後疫情市場形成一個更大的「風口」。
分享連結

財經新聞

  • 重大要聞
  • 國際財經
  • 大陸香港
  • 基金動態
  • 個人理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