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老公外遇、事業低潮…入圍金馬影后李心潔的生命課:「穿越黑暗,才能得到幸福的力量」

2019年11月15日 上午11:11

李心潔今年靠《夕霧花園》入圍金馬獎影后,電影連結大馬歷史,敘說土地上的人如何平復傷痕,找到出路。她在生命中,一樣經歷過爬出黑暗的關卡,但她看起來信心十足。

「我們家的小朋友很會交朋友喔!」李心潔像在感嘆什麼似地說著話。她今年四十三歲了,卻仍習慣睜著一雙滴溜溜的大眼睛,露出比小女孩還燦爛的笑容,瞳孔裡的大眼珠子滾過來、滾過去。

談起那對雙胞胎寶貝兒子,她的神色又更靈動了些,「我們家有一個院子,屋裡屋外都有很多螞蟻,有人說螞蟻會咬人,但是我兒子從來沒被咬過,因為他們最喜歡跟螞蟻、蝸牛交朋友。」

「有一次,兒子同學的家長送了他們幾隻毛毛蟲。」母子三人便成日盯著毛毛蟲看。過了一陣子,軟軟的蟲子變成了硬硬的蛹;又過了一陣子,蛹裂了開來,毛毛蟲不見了,幾隻新生的蝴蝶緩緩張開牠們溼透的翅膀,「我對他們說,這個就是幸福的力量喔!」

「蝴蝶在羽化時,看起來卻很掙扎,沒有人能幫忙牠們。在一次又一次的掙扎過程中,翅膀才會慢慢變硬,才能飛。」李心潔笑道:「我想這就是成長吧,那是毛毛蟲的一種韌性!」

「等待毛毛蟲變成蝴蝶的時刻,那就是幸福的力量,是金錢買不到的東西。」母親對兩個兒子這麼說。她又露出天真的笑容:「愛和溫暖,希望兒子們可以學會,如何去愛所有的事物。」

延伸閱讀 : 人生不是童話故事!蔡康永:當你自以為是公主,就會一路受到真實世界的教訓

延伸閱讀 : Lulu:喜歡一件事,就要做到極致,因為「努力」絕對不會辜負你

自從幾年前懷孕、生子,李心潔足足有三年時間在螢幕前銷聲匿跡,然而她卻一口答應了導演林書宇的邀約,演出電影《夕霧花園》,最近將上映。十七年前,李心潔就以《見鬼》奪下金馬影后,「鬼后」這個稱號接著便如影隨形地跟了她許多年,「十多年來,許多邀約都是找我演類似的角色。」

李心潔

演好女性角色 刻畫大馬的時代悲歌

走過二十、三十、四十歲,這個女人卻依然不想被定型,她認為,累積了人生和歲月的歷練,「我想演出馬來西亞的故事,也想要演好一個女性的故事。」

《夕霧花園》就是她在等的劇本,這部戲改編自大馬作家陳團英的同名小說,獲選第六屆英仕曼亞洲文學獎。故事是很深沉悲傷的,就像許許多多亞洲國家,馬來西亞也經歷過一段日據、英國殖民、馬共和人民共同交織出的時代悲歌,《夕霧花園》和李心潔,則決定凝視二戰時活生生劃在故鄉上的傷痕,今年她更靠著這部片,再次入圍了金馬影后。

從小在馬來西亞鄉村成長的李心潔,對那片土地的情感很深,「小時候,我並沒有聽到很多那個時代的故事,但外婆告訴我們,日本人打來時,他們有多害怕,要怎麼躲藏。」她輕嘆:「後來我看了許多那個時代的紀錄片,慢慢更知道人們遭遇的創傷。戰爭時,太多人變成受害者、犧牲品,無論是要離開、或是要繼續存活,都必須背負著那些東西活著。」

現實是殘酷的,直到現代也沒例外。李心潔在馬來西亞創建「小黃花教育基金會」搞慈善。前陣子有一位原住民老人家去世,幾位好友聽到便著手為亡者籌備喪葬費用,李心潔還到了老者的故鄉。

「到了那裡,我非常驚訝!那裡離首都吉隆坡不遠,是個原住民村落。」然而相隔短短的距離,那裡卻是個與世隔絕、貧窮至極的地方,「有個十八歲女孩,甚至不知道吉隆坡是馬來西亞的首都。」

結婚前一年,她獨自前往印度旅行,在那個國家,富貴與貧窮的距離更短,「天堂與地獄那麼近。我走過黑暗,才能得到幸福。」她那時候寫下這麼一段話,就像毛毛蟲匍匐、化蛹、羽化、掙扎的過程,李心潔很清楚無論對個人、或對整個世界而言,要走下去都得穿越黑暗。

即使看到辛苦人們的生活,但李心潔不認為人們面對宿命,只有莫可奈何一途,「要有正能量!從小我就想成為天使,帶給大家笑容!」

她談起自己成長的馬來西亞家庭,「我爸爸、媽媽是相親結婚的,婚前根本不認識對方,互相不了解,就睡在一起了。」從小老爸老媽的磨合,就像在演「台灣八點檔」,「情緒非常濃烈、很戲劇性,吵架的時候很激烈,快樂、悲傷、痛苦全表現出來。」

身為長女,「我覺得我七歲的時候就已經長大了,我覺得我必須保護弟弟和家人。」李心潔笑說訣竅就是,「用精神、時間去愛人,去認識他們、去認識自己。」這番話又是正面得不可思議,可是她眼神透露出的信念,又像是不容質疑。

靠父母給的愛 撐過事業、婚姻低潮

「他們雖然吵,但是付出的愛卻很多!」她說自己的爸媽,從互相埋怨到接受、釋懷、放下,這一路也走了快數十個年頭,「因為這些愛,我度過很多低潮。」

當年李心潔不到二十歲,就被導演張艾嘉挖掘來台灣走星路,「我人生中,只有唯一一次想過要放棄,就是當時。我第一張唱片,賣得非常慘,那時有很大很大的挫敗感。隔年過年回家,家裡好安全,讓我一度不想再回台灣。」她又大笑:「但是啊,我只猶豫了兩秒鐘喔!」

李心潔說,父母雖然吵吵鬧鬧,卻是全世界給她最多愛的人,「我爸做摩托車生意,他以前老是跟我說,『如果發展不順利,那就回來,我會把你訓練成馬來西亞摩托車界的第一把交椅。』」李心潔只要生病,無論身在世界的哪裡,家人都會衝去相陪,「一次突然盲腸炎,動手術,爸媽兩個人一起飛過來!」

「我爸爸七十歲時,我又替他們兩個人辦了一場婚禮,」老爸在台上對著媽媽表白,緩緩念出:「我李綽森娶你黃燕莉為我的妻子,而這是我對你的承諾,我將對你忠實……,我們將共度順境、逆境,直到地老天荒。」母親忍不住流下眼淚。

最近媽媽老是要李心潔幫她找塔位,「以後要跟爸爸葬在一起。」這可能就是她心裡頭情感最真誠的表現了。

李心潔幾年前嫁給導演彭順,彭順曾出軌外遇,她沒有特別迴避這個問題,但她又開朗大笑說:「剛面對挫折,智慧不夠的時候,會很迷失,應不應該堅持,而且很低落、很低潮都會有。但人生只能選一條喜歡的路走!」

在《夕霧花園》裡,李心潔飾演的女性曾被關入戰俘營,後來卻與男星阿部寬飾演的日本園藝師產生了情感,愛與恨、無常,「終究都還是要回到一顆人性的內心。」才有辦法和解,並且從黑暗裡,再向前邁步;而她說的「愛」,可能就是使力點,就像毛毛蟲化為蝴蝶那樣。

李心潔站起身,在誠品行旅套房裡的電影背板前拍照,她大笑,「我好像在拍證件照喔!」跟攝影師胡扯了起來。

她迷上畫畫很多年了,有一幅藍色的畫叫作《心之光》,上頭金色的線條像貝殼那樣層層疊疊,鋪滿畫面,左上角則有一天藍得像海的色塊,「我想潛到心裡面的海裡,看看很多黑暗的部分,面對它,處理它,應該反而能看到什麼喔!」

李心潔

▲李心潔(左)與阿部寬(右)演出《夕霧花園》,在身處民族仇恨、歷史因緣的時代脈絡中,發展出一段獨特的戀曲。(取自夕霧花園影片)

李心潔

李心潔

出生:1976年

現職:演員、歌手

代表作: 唱片《自由》、《裙襬搖搖》

電影《見鬼》、《想飛》、《20、30、40》、《夕霧花園》等

成績單: 第39屆金馬獎影后、馬來西亞十大傑出青年


更多今周刊文章
2486、osso、SKZ啥意思?20大九年級流行語你老了嗎
出國住飯店千萬別碰「它」! 網紅嚇歪「帳單破萬」:這真的不是蓋的

分享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