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可望走弱 有助新興市場反彈

2018年12月4日 下午5:19

撰文:賀先蕙

過去1年(2017.11.20∼2018.11.19)是全球市場大起大落的一年,若以MSCI世界指數來看,這1年下跌1.28%、MSCI新興市場指數更是大跌13.01%。展望2019年,在全球景氣持續成長的前提下,新興市場有機會反彈嗎?新興市場哪個區域看好?施羅德投資新興市場經濟學家克伯森(Craig Botham)11月初來台接受《Smart智富》月刊專訪時強調,2019年在美國財政赤字加劇、美歐利差縮減下,美元可望走弱,進而帶動新興市場表現。而新興市場中尤其看好拉丁美洲。

克伯森在加入施羅德前,曾於國際貨幣基金(IMF)擔任經濟學家,也曾任職於英國的金融監理單位,對新興市場有很深入的觀察。他認為展望2019年,新興市場可望由於美元走弱而受到支撐。針對美元轉弱,克伯森解釋,理由主要有兩個:「如果單純從總體經濟的角度,有兩件事情主導。其一是美國赤字的問題。另一方面則是利差縮減。」如果以最新數據來看,美國政府負債在2018年10月創下歷史新高的21兆7,000億美元。克伯森認為,赤字持續攀高,不利美元長期表現。

另一方面,克伯森也指出,進入2019年,美國和其他已開發國家的利差將可望逐漸縮減。施羅德的經濟研究團隊認為,歐洲2019年的通貨膨脹將比市場預期來得高,也為歐洲央行升息帶來壓力。當歐洲升息的可能性增加時,就可望推升例如德國公債的殖利率,縮減美德兩地利差,也促使歐元走升,美元相對走弱。

2018年因美元走強,導致新興市場資金外流,而克伯森認為,由於美元在2019年可望走弱,新興市場在2019年相對看好。其中,克伯森最看好2018年受創最深的拉美,「2018年因為美元走強受傷最深的區域,在美元走弱時應該會有最好的表現。」克伯森強調。相對來說,他認為亞股在新的一年由於仍要面對貿易戰的壓力,因此較難有好表現。

在拉丁美洲國家中,克伯森又最看好巴西。克伯森分析,除了美元走弱,「巴西的大選是被視為對市場有利的。雖然在明年改革措施真正立法之前,仍有變數,但現在是很難與市場的興奮(euphoria)對抗的。(投資人)可以享受這波上漲。」克伯森強調。

2018年10月,巴西舉行總統大選,政權變天,自2002年以來由極左派工人黨(Workers’ Party)出任總統近14年,後由民主運動黨的特梅爾繼任,這一次由極右派社會黨的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當選總統。過去多年來,巴西在工人黨總統的執政下,貪汙嚴重、改革嚴重落後。這位被稱為是「巴西的川普」的新任總統當選後,市場報以熱烈支持。以MSCI巴西指數來看,過去3個月大漲25.31%(截至11月19日,下同)。

針對波索納洛的出線,荷蘭銀行(ABN Amro)也發布報告強調,「波索納洛的勝出對市場來說無疑是正面訊號,因為這位候選人曾經明確表明支持財政撙節方案,而這對巴西長久以來所急需的退休金改革至為關鍵。」

除了看好巴西外,克伯森也看好墨西哥。與巴西類似,墨西哥也於2018年總統大選,並於7月份選出新任總統。但市場對於這位左派新任總統奧布拉多(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並沒有像對巴西右派總統那樣報以慶祝行情,反而表現疲弱。但克伯森卻強調,這反而提供了一個好的進場機會,「墨西哥最近因為選舉而表現得有些疲弱。但對我們來說,這反而是一個好的進場點。因為市場可能有些太過悲觀。」除了政治上的考量之外,克伯森也分析,墨西哥升息循環可在2019年告一段落,未來有很多空間可以降息,對墨西哥來說也是一項利多。

延伸閱讀
中美貿易戰全球股市慘崩、「這個國家」逆勢反轉?達人:小賠沒關係、靜待10月選後行情!
美國知名投資銀行:美元變得愈來愈有吸引力,現金競爭力不輸股票!

分享連結

財經新聞

  • 重大要聞
  • 國際財經
  • 大陸香港
  • 基金動態
  • 個人理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