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破壞王2》:朋友不是用來牽制,而是相互成全

2018年12月1日 下午4:18

如果說,1995年的《玩具總動員》(Toy Story)是賦予了玩具全新的生命和意義,那麼2012年的《無敵破壞王》(Wreck-It Ralph),則是替所有虛擬世界中的人物幻化出獨一無二的嶄新個性,他們有不同的思想、豐沛的角色魅力,那一幕幕在你我眼前映入的刻板印象,也許有著超乎想像的故事。

在當年,一部由1980年代經典遊戲〈修繕王阿修〉改編而成的電影,讓許多經典街機電玩中的人物迸發你我意想不到的生命力,無論是無敵破壞王雷夫(Wreck-It Ralph)、雲妮露(Vanellope)、修繕王阿修(Fix-It Felix Jr)、卡轟(Calhoun)等主要電玩主人翁,都活脫脫有著令人怦然心動的冒險旅程。

你根本未曾想過的創意──電玩人物會在打烊後隨著電源線集中到延長線建成的「中央車站」,甚至到不同的遊戲中「串門子」──迪士尼那鬼才般的想像力不僅令人開懷大笑,背後所締造的省思著實扣人心弦。

事實上,那些你一直認為的反派角色,是否就真的那麼討人厭?在世人的攻訐謾罵下,他們又是如何背負這一切的震撼?

皮克斯動畫一直讓人熱愛的,是他們總是能在最微小的事物上,發現撼動人心的大真理,像是《玩具總動員》中人與玩具間的情感、《天外奇蹟》(Up)追求夢想的初衷、《腦筋急轉彎》(Inside Out)探討內心的喜怒哀樂;觀眾會勾起心底的思緒,然後漾盪情感之漣漪,《無敵破壞王》把這些情感再度連結,交織出澎湃浪漫的喜悅。

延續著首集的獨特精彩和冒險,《無敵破壞王2:網路大暴走》(Ralph Breaks the Internet)更把舞台從街機電玩小店中拉到網際網路世界,在無敵破壞王和雲妮露帶領下,他們攜手闖盪這個天馬行空的領域,再度接下執導棒的導演瑞奇摩爾(Rich Moore)更用一種具現化的華麗光彩,交織觀眾讚嘆連連的驚豔。

故事描述,破壞王和雲妮露在電玩店的生活非常愜意,但雲妮露的機台方向盤居然被玩家弄壞了,工廠已不再生產,因此〈甜蜜衝刺〉遊戲機台面臨被拔插頭的命運。破壞王與雲妮露打算利用無線網路進入網路世界,再到網路拍賣上找到替代零件,這樣一切都會恢復正常。

進入網路世界的兩人大開眼界,一路上受到了網路賽車遊戲〈致命關頭〉的賽車手與熱門網站「爆音」的演算總監讚讚姐幫助,過關斬將籌集資金。雲妮露在〈致命關頭〉中體會到久未感受的刺激,不確定自己是否想回到機台的世界──兩個好友對未來與夢想的理念因此分歧,他們該怎麼面對友情的挑戰?〈甜蜜衝刺〉會不會面臨「GAME OVER」的命運?

《無敵破壞王2:網路大暴走》最厲害的地方,在於它畫面無比細緻的呈現,不僅特效滿是精彩,那細微的光影變幻更深深勾勒劇情的蕩漾,在劇本、敘事、技術、剪輯、運鏡完全無可挑剔的極致下,每一個角色鮮明的性格更成了亮點,彷彿活出了另一段人物生命。

只想保護朋友的傻大個、滿腔賽車熱血的直率女孩,他們也許都曾經是邊緣人、在各自的世界中沒有一席之地、甚至不被重視,但彼此扶持、鼓勵、成長的羈絆,相信能牽動最初夢想的初衷。

而網路世界的狂妄,又能點綴哪些燦爛的火花?

有趣的是,當競標拍賣、搜尋引擎、彈出式廣告、短片點閱率等你我習以為常的上網習慣具現化時,那畫面呈現更是想像力豐富──你可能從沒想過習以為常的上網習慣,能夠有那麼多人性化的笑料。

在第一集中,觀眾已經能深深被迪士尼邀請來的各電玩明星們徹底娛樂,包含瑪利歐系列的庫巴、Namco的小精靈、快打旋風的肯與隆、SEGA的音速小子等,第二集除了原班人馬再度客串演出,還加入了迪士尼世界的絢麗。

預告中出現的14位迪士尼公主是娛樂的高潮。為了躲避《星際大戰》(Star Wars)白兵的追捕,雲妮露闖入了迪士尼公主的房間引起了精彩的橋段,自稱是公主的她開始被懷疑,一連串的質問笑掉觀眾大牙,每位公主的互動都在吐槽每個童話故事的梗,自嘲滿點更充滿畫面張力。

畢竟,你幾乎不可能在一部電影中,同時看見《白雪公主》(Snow White)、《小美人魚》(The Little Mermaid)、《仙履奇緣》(Cinderella)、《美女與野獸》(Beauty and the Beast)、《魔髮奇緣》(Tangled)、《冰雪奇緣》(Frozen)、《風中奇緣》(Pocahontas)、《海洋奇緣》(Moana)、《阿拉丁》(Aladdin)、《花木蘭》(Mulan)、《勇敢傳說》(Brave)等公主們齊聚一堂,那大談女人心底話的真心,儼然一場女生宿舍的歡樂。

「是不是每個人都覺得妳的問題,都是靠又高又壯的男人解決的?」

同時,更不用說當《復仇者聯盟》(Marvel's The Avengers)格魯特出場、《玩具總動員》巴斯光年出現時的驚喜──這部電影就是一直埋藏著你永遠無法預料的精彩,更突然在某一個劇情的轉瞬間令人滿是歡喜,它有太多太多夢幻人物、卻又在不失主角焦點的光環下,有著絕妙的深刻意義。

畢竟,他們付諸了行動與努力,證明了在遊戲中的「壞人」其實並不壞,他們有善良、溫柔與正直的一面,每個反派角色都有獨特的個性,也都有其存在的意義。

本文轉載自遠見雜誌

分享連結

財經新聞

  • 重大要聞
  • 國際財經
  • 大陸香港
  • 基金動態
  • 個人理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