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軍人,我是同性戀」 挨過歧視與等待 她們終於可以結婚了

2019年5月24日 上午11:49

與一般戀人無異,她們相識、相遇、相愛,但從交往到結婚登記,這一哩路,走得特別刻苦。等待超過一千天的日子,直到2019年5月17日,議事槌正式落下,她們的關係才正式可能化為「合法」。 軍人身分的王翊,無畏外界眼光,公開出櫃。猶如其他同志伴侶的縮影,她們克服了許多惡意的批評與困難,才迎來雨過天晴、彩虹降臨的風景。

時光倒轉到2016年,民進黨政府扛著所有同志期望上台,選在當年同志大遊行前夕,大張旗鼓宣示推行「同性婚姻」,總統蔡英文更是創歷屆總統之先例,公開表態支持同性婚姻,使得當年的挺同聲浪升到最高點。

然而,不敵民間反彈壓力,民進黨內部折衷舉出了「專法」牌。

儘管當時的同志伴侶,能到戶政事務所辦理「同性伴侶註記」,但兩人的身分證背面,配偶欄仍是「空白」,法律上仍不具任何關係,將同志伴侶推向更無能為力的深淵。

期望愈高,自然摔得愈重,挺同族群、出櫃同志圈燃起憤怒、失落,更多的是沒有勇氣出櫃的族群,又被塞進了櫃子內。

但在當時,王翊與孟酉玫這對伴侶,卻反其道而行,不選擇退縮,用行動試圖消弭世人對同志的歧見。

「我是同性戀,王翊,32歲;我是雙性戀,孟酉玫,33歲。」一個莫大的廣告看板,佇立於華山文創園區的忠孝東路上。

主動站出來與藝術家李根在合作「我想有個家」計畫,用斗大的字眼勇敢宣示「同性戀族群的存在」,更宣示著她們也「想要有個家」的信念。

▲當時這張照片一出,不少沮喪的同志伴侶們,遠道而來與廣告看板拍合照,顯示「站出來」給予LGBTQ族群莫大勇氣。(照片提供/王翊、攝影/干智安)

軍人身分也無畏出櫃

太太逢生死關頭卻無能為力

儘管身處於保守體系的軍人制度,擔任軍職十多年的王翊,無畏他人眼光,大方出櫃宣示自己是「女同志」,更是努力地想向部隊基層士官兵們,給予些許的性平教育。

但外界層出不窮的壓力與歧視,讓她一度坦言:「我其實不是一直都這麼勇敢的,我也不是沒受過傷的。」

2016年底,當時準備與另一半孟酉玫攜手參加台北市聯合婚禮,王翊收到了昔日照顧長官的請託,請她不要穿軍常服參加,正是深怕軍人身份的同性戀,會被有心人士、媒體大作文章。

這些刁難與困境,王翊一路上都忍了過來,但當太太面臨生死關頭,最為害怕的,是自己的「無能為力」。

有「同性伴侶註記」的身分,王翊陪同太太準備開刀,所有同意書的關係卻都只能填上「其他」,直到護理師拿了一張「無親友陪同就醫切結書」給太太簽時,王翊情緒有些忍不住。

「老實說,當下看到自己連『友』都不是,情緒真的很激動,聲音都有點發抖。」王翊拿著註記公文追問護理師,據理力爭。

「我明明從頭到尾在這裡陪她,如果我太太交這張給妳們,意思是萬一手術過程有問題,我不能幫她決定事情嗎?難道由你們醫院來決定嗎?」王翊有些激動地反問,直到護理師理解狀況,才免去了簽署這項同意書的程序。

「同性伴侶註記,其實就跟扮家家酒一樣,無須證人,就可以在戶政事務所辦理,而且要解銷,單方一人就可以。」王翊補充說著,「連醫療都遇到困難,我以後死了,如何用保險金跟遺產照顧酉玫?」

由於在法律上不具配偶關係,使得王翊、孟酉玫更加堅信,同志伴侶關係合法化,是她們彼此相互照顧的最後一道防線。

很顯然地,同志伴侶想爭取的,從來都不只是結婚的問題,是人權。

等了快三年,直到2019年5月17日下午3點28分,《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正式三讀通過,手機不斷響起此起彼落的親友祝福,王翊、孟酉玫才落下心裡的大石。她們終於能擁有合法的「配偶」關係。

「非常、非常感傷、感謝與感動!」王翊激動地說著,一般人認為理所當然不過的「登記」,她們終於等到了這一天。

▲2016年,王翊、孟酉玫大方以註記身分出席台北市聯合婚禮,戴上婚戒的這一刻,成了北市府向來宣傳「支持同婚」的代表照。(照片來源:柯文哲粉專)

同婚法案通過只是開端

歧見、攻擊仍待化解

「這只是剛開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孟酉玫心疼另一半說著。

隨著立法院三讀通過,國防部宣布將依法行政,同婚袍澤也能報名陸、海、空三軍下半年所舉辦的集團結婚,讓不少王翊身旁的同事欣喜地祝賀著,主動在社群媒體發了一篇貼文,但軍人身份應得遵守「保持行政中立」的立場,隨後又隱去了貼文,不能有任何表態。

王翊秉持著一路以來的態度,知道自己的挺身而出,其實是鼓勵著軍中不敢出聲的LGBTQ族群,她堅定地說著:「我們的價值,由我們自己定義,知道自己是誰、在做什麼,永遠都很重要。」

因此王翊透露,明年一定會報名軍中的集團結婚,「這是我個人一直以來的心願,因為我相信,世界在變、國軍也在進步。」

如今法案通過,反同聲浪不減反增,各式扭曲、抹黑、攻擊的論戰仍持續著。

最大的挑戰,不僅是同志伴侶進入全新的權利與義務的婚姻制度,同時還有反方最為質疑的「生育率下降」問題。

王翊不諱言,很多同志伴侶都希望能擁有所謂的「完整」家庭,但現行法律只保障已有子女者收養權益,尚未准許同志伴侶人工受孕。

而孟酉玫最為擔心的,仍是這段法定關係會隨著反同政治人物的修法,使得同志族群的人權「開倒車」。

儘管她們都曾因同志身分,受過許多侮辱跟傷害,但相互扶持的路上,王翊與孟酉玫知道,不論如何,她們都還有彼此。

至於好不容易等到的登記,王翊藏不住喜悅地分享:「我們兩個都是數字控…由於我這一整年都在國外受訓,會在明年選一個喜歡的日期去登記。」

提到婚禮,王翊則說道:「如果明年我父母有空、酉玫父母願意接納,我會想找個雙方父母都喜歡、小而溫馨的場地,邀請父母想邀請的客人,當作補辦長輩場吧。」

不免俗地,回歸原點,被問到當初是什麼時候決定要步向人生另一階段的?

王翊眨了眨眼,毫不掩飾地說著:「遇見對的人的時候,妳就是會知道。」

▲王翊與孟酉玫不斷用行動,要讓世人知道,同性伴侶與一般人並無不同。(照片提供/王翊)


更多今周刊文章
「台北雙子星」的4大疑點 柯市長你了解嗎?

分享連結

財經新聞

  • 重大要聞
  • 國際財經
  • 大陸香港
  • 基金動態
  • 個人理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