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內部徵才信,讓她從工程師到IR…中華電信沈馥馥從「人生3次大轉彎」學會的事

2020年2月14日 上午11:5

現代年輕人2、3年換一份工作已是常態,大多數人很難體會在同一家公司上班30、40年是什麼感覺。中華電信公共事務處協理暨代理發言人沈馥馥進入中華電信任職至今超過35年,年過60的她,在此至少轉換3個場域,每一個她都做得有滋有味、饒富意義。

沈馥馥在中華電,從系統工程師出發,後轉作IR(投資人關係),如今是代理發言人。談起當初為何走進IR領域,她笑著說,「我民國73年進入中華電信研究院做系統工程師,有一天,我看到內部徵才信件,想說來試試看。」

那一年,正是民國89年。

民國89年10月,中華電信在台灣證交所掛牌上市後,也打算赴美發行美國存託憑證(ADR),就是在那時,中華電信發起內部徵才信件,希望找到一個英語流暢的同仁,擔任與國際投資人溝通的角色。

從系統工程師轉作IR、財務工作,這是一個多麼大的挑戰,但這不是沈馥馥人生跑道的第一次大轉彎;談起人生的每個轉彎處,沈馥馥顯然是一個勇於挑戰的人。

人生第一個大轉彎:台大外語系畢業,卻走進電腦科學領域

「我大學念的是台大外文系,不過,到美國印第安納大學(Indiana University)念書時,我選擇念系統科學;外文系出國念書的選擇,要不是念比較文學,要不就是念英語教學相關課程,但說實話,我不愛念文學,加上當時電腦比較熱門,工作比較好找,我覺得我高中數學不錯,應該是可以念。」這是沈馥馥人生的第一個轉彎處,從外文領域換了一個跑道,走向電腦科學領域。

回憶起美國念書的那段日子,沈馥馥說,「美國不會挑你大學念的是什麼科系,但是,要念研究所,仍舊是要把該科系的大學必修課程補起來,才能繼續修習其他課程;我念了電腦之後才發現數學用得有限,反而是邏輯性的東西比較多」,美國學成歸來後,沈馥馥進入了中華電信工作。

一封內部徵才信,讓財務門外漢接下IR職務

從民國73年到89年的這16年時間裡,沈馥馥做的都是系統工程師工作,「有一天,我看到公司寄了一封內部徵才信件,我一看,只要會說英文、寫英文就可以了,當時,我做系統也是做了十幾年有點厭煩,很想換個工作試試看。」後來,沈馥馥在這場內部徵才角逐中脫穎而出,正式接下IR工作職務。

對於非財務背景出身的沈馥馥來說,要在短時間學習各項IR知識並不容易,「我先生那時候都笑我,以前去美國念書的時候,都沒看我用功過,最近怎麼這麼用功」,她每天一回到家就拿著投資銀行準備的FAQ相關資料閱讀,「那裏面有太多名詞我不懂,但因為我們要發ADR,我只能死命地背。」

靠著努力研讀,沈馥馥從一個財務門外漢走進IR領域,負責過IR、股務,更從財務處一路走進公共事務處,現在,她是中華電信的代理發言人,任何緊急狀況發生時,她成了第一線與媒體、投資人溝通的重要管道。

心態對了,就能順利轉換每一次跑道

任職IR相關職務近20年,現在的沈馥馥也擔任台灣投資人關係協會(TIRI)理事長。TIRI的理念是希望透過課程、講座來提升台灣IR從業人員專業能力,也希望能多跟資本市場溝通。

談起沈馥馥,TIRI秘書長邱榮振表示,「身為IR,若有臨時事件發生時,她都會在第一線回覆,處理事情耐心、冷靜、理性,她有相當多實作經驗與我們分享。」

對於想要踏進IR領域的年輕人,沈馥馥也提出了看法,「對IR領域來說,財務基本知識很重要,最好能有會計背景,英文會是一個工具;另外,個性也很重要,IR人員常常一天要開6、7個投資人會議,每個會議中大概有7、8成是類似問題,要有溝通的耐心。」

從外文系走向系統科學系、從系統工程師走向IR,雖然沈馥馥的人生軌道有幾處轉彎,但她說,「我其實不是很愛變動的人,在我的人生跑道上也沒有太多次轉變,不過,我只要到新的位置就會想要做好,從念書到出社會,一切都很順利,我相信只要努力,有好的心態就能夠順利面對每一次跑道轉換。」

小檔案_沈馥馥

現職:中華電信公共事務處協理暨代理發言人、台灣投資人關係協會理事長

經歷:中華電信財務處科長、中華電信研究院系統工程師

學歷:台大外文系學士、美國印地安那大學系統科學研究所碩士


更多今周刊文章
沒有《寄生上流》幸運...這個台灣人寄生在一堵牆中,自囚17年除了尿桶枕頭,只有一把自殺用的小刀
看到20歲年輕人開著法拉利跑車,你的想法是什麼?糾正你的窮人「錢意識」

分享連結

財經新聞

  • 重大要聞
  • 國際財經
  • 大陸香港
  • 基金動態
  • 個人理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