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也要有下班時間!世上最累的職業:家庭主婦

2019年5月22日 下午5:30

在許多家庭的傳統觀念或丈夫的既定印象裡,家庭主婦往往是個必要但卻沒什麼人真正關心且在乎的存在,這些母親們肩負家庭中的所有重責大任,從孩子睜眼的開始直到深夜,她們很難有自己的休息時間,更遑論還要受盡各種委屈時,那無形的壓力有多麼巨大。

事實上,職場上的工作雖然不簡單,但除了某些特定責任制的角色外,許多人回到家後大多就能完全放下工作的重擔;不過,家庭主婦完全不行,她們的生活圍繞著孩子打轉,當孩子睡了好不容易有偷閒時間,自己卻也累到不支倒地。

專家強調,為人母最累的關鍵,在於她隨時處在一種高度戒備的狀態,檢測各種外來的威脅,同時又要避免傷害發生,焦慮和擔憂提高了潛意識的疲態,卻愈來愈沒有給自己時間。

「成為母親是一種榮幸,也是一種犧牲的快樂,但這種疲累會日積月累,花一整天專注於別人會非常辛苦,適度的充電和休息是非常必要的。」

她建議,每一位媽媽都要給自己訂定一段「下班時間」,縱使只是一兩小時,也應該把所有家務事都拋諸腦後;家中不是所有事情都「只有媽媽可以」,回過頭來,在先生的分擔下,很多事情並沒有想像的那麼糟,甚至也可以當孩子逐漸大了,彼此一起完成家事的工作。

麗莎莫利納里(Lisa Molinari)是一位三個孩子的母親,她在《HuffPost》上道出了不為人知的心聲,平實的文字訴說了些許無奈,更讓眾人了解,那些從未體悟過的真摯感動。

以下是她的真情告白:

今天早上,我努力的按掉了4次鬧鐘才終於起床,我不是真的累,或者生病想要賴床,但我確實是已經厭倦了,而且對這一成不變的人生感到煩躁。

從1995年開始,當我決定留在家裡,負責家庭生活起居的大小事時,我厭倦了同樣的老常規,每一分鐘每一秒,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但雖然如此,請不要誤解我的意思,我真的很愛我的生活和家人,這沒有其他任何人可以取代,我很自豪我放棄了自己的職業抱負、理想,為家人準備家常飯菜、溫暖而有愛心的環境,以及持續可靠的家庭生活。

但坦率地說,經過了20多年,我寧願打斷手也不要一直做永無止盡的家事;烹飪時的痛苦也許不會有人真正知道,但我若真的可以選擇,勢必會一直叫外送──我經常擔心自己處在一個某種家庭主婦的崩潰邊緣。

過去的一年裡,我的厭煩開始呈現在許多家務上,清掃和教育的技能不停退化、忘東忘西,這對孩子和先生來說有點震驚,因為20年來,在他們心中我就是個「女超人」。

在結婚之前,我是一名有執照且有不錯收益的訴訟律師,當年為了相夫教子,我決定暫時把自己的工作擱置兩年,歷經結婚、孩子出生的過程,我決定全力支持丈夫熱衷的職業軍人生涯,卻沒有想到,這一放下工作,一晃眼就是20年。

我承認,由於我沒有帶來收入,這成了我內疚的主因,更驅使我自己總是把自己逼到最高標準,做好家庭主婦應該負擔的各種責任。

從洗碗、煮飯、拖地、曬衣、打掃、清潔,每一個時間都有應該要打理的細節。

但常常整理好的下一秒,馬上就又被年幼的孩子打亂,甚至擔心他們,不敢讓孩子離開視線,把屎把尿、餵哄、玩耍,一刻也不得閒,還不是就期待他們能健康長大。

不過,隨著歲月的流逝,我看到了我選擇的價值,不僅我知道我在家中是至關重要的,而且在微妙的日常生活中,他們知道我是可靠的存在。

相信我的孩子們理解,無論我在哪裡,我都會一直接送他們到學校,送上準備好的午餐,生病時帶他們回家照顧,更參與每一場校園比賽,不錯過孩子人生成長的每一段重要時刻。

這是一種安全感,也是個成就,這樣的自信對個人至關重要,特別是在永無止盡的家事忙碌中,孩子的成長、收穫是最喜悅的事。

看著自己為每一場足球比賽歡呼、在音樂演奏會時在台下暗自緊張,我做了無數的點心幫孩子打氣,擁抱了每一個難過的時刻。

現在,最小的孩子都已經快要大學畢業,我都差點忘了自己有多麼幸運。

雖然家事永遠不會有做完的一天、孩子們始終不會讓媽媽停止擔心,但看著他們健康成長、替家庭帶來歡樂,也許就是為人母最欣慰的事。

本文轉載自遠見雜誌

分享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