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銷通路中斷 台東鳳梨釋迦為何還賣到缺貨?

2020年5月12日 下午3:55

文/蔡立勳

圖片│吳宙棋
圖片│吳宙棋

國內的鳳梨釋迦約有97%銷往中國,每年11月至隔年4月是產期,1、2月是出口高峰。台東的農民原本預計初三開始採果,初四供貨給貿易商,全因中國陸續封城,一切暫停。

1月底,鳳梨釋迦的產地收購價,已從每台斤60元跌到35元,幾乎進入30元崩盤價。如果任其下墜,「農民一定賠錢。」

眼見農民可能因此血本無歸,政府第一步就是補助因為封城而飆高的運費。2月初,台東縣與農委會宣布每公斤總補貼9元運費,讓2月初原本卡在廣州江南果菜批發市場的兩貨櫃鳳梨釋迦,隔天就被買走了。

從外銷戰場,轉進內銷市場

儘管因為補貼運費的政策奏效,最終出口市場只比去年量少了一成。但1月底時,誰也不知道大陸市場會如何,台東縣政府也積極開發國內市場。

台東縣政府跟國內通路比較熟的工商發展投資策進會總幹事楊珍琪,除了既有的超商、超市、電商,也想辦法在許多群組中,留下鳳梨釋迦包裝廠負責人胡泉的手機號碼,若願意伸出援手,能直接與胡泉聯絡。

胡泉大半輩子都在種植釋迦,從果農轉型為包裝廠。他主要是做外銷,當有貿易商下訂單,包裝廠就像粽子頭,負責聯絡分散各地的果農,進行收果。

第一次做內銷的胡泉沒料到,流出去的手機號碼,2天內竟然湧入數千通民眾的訂購電話與訊息。

「我們去買的時候,電話一直響,我問他(胡泉)為什麼不接,他說接不完、不敢接,」隸屬天主教聖母醫院的聖母健康農莊主任吳秀珍回想。聖母醫院就位在胡泉包裝場旁邊,當時買了40箱要分送員工。胡泉當時很苦惱告訴她,因為他來不及接聽電話、回覆Line訊息,有人匯款了,一直沒收到確認訊息,他還被人當作詐騙集團。

10個人盯著一支電話

看見老鄰居的苦惱,吳秀珍徵得院長同意,將因為疫情休園的10位員工,全數帶來幫胡泉。於是出現了以下特殊的畫面。

為了能接到最多的訂單,10個員工將胡泉的手機放在桌上,一有來電,立刻抄下電話號碼,抄完就掛斷,減少佔用「接單電話」的時間。10位員工再用別的電話回電,確認訂購的鳳梨釋迦數量、收件人資訊,平均一天回覆3000至5000通電話。

到了第三天,聖母農莊在臉書專頁貼出Google表單,供民眾訂購,22小時內收到6000箱訂單,農莊擔心出不了貨,趕緊關掉表單。

總計,從胡泉手機接到的訂單,10名員工、6支室內電話,在兩週內賣出1萬箱鳳梨釋迦。

從二月初,擔心滯銷,到後來接電話接到手軟,到二月中,胡泉與聖母農莊又遇到了新問題──跟貿易商上演搶果大戰。

原來,鳳梨釋迦的價錢是由貿易商喊價,農民再決定供貨給哪家貿易商。在運費補貼之下,當時鳳梨釋迦的產地收購價,已從最低點35元逐漸回穩至每斤60元的正常行情。

「所有外銷貿易商都出手(搶貨)了,」楊珍琪回想,聖母農莊到了第10天,其實已無足夠的鳳梨釋迦可供出貨。當時市價一箱10公斤的釋迦已超過1000元,胡泉賣給台灣消費者一箱只要600元。

疫情中的義氣

胡泉與聖母農莊只能跟縣政府求救。台東縣長饒慶鈴派人到卑南、鹿野、太麻里三大產區去找鳳梨釋迦。但願意讓釋迦農民相挺的主因,其實是胡泉在疫情初爆發時,展現的義氣。

疫情初期,胡泉挺身號召,在釋迦農民群組裡,詳細列出包材、運費等費用的計算公式,人事成本由他自行吸收,並以高於產地收購價5元的價格,向農民採購無法外銷的鳳梨釋迦,一起度過危機。「很多人都笑他(笨),可是有些人就覺得他很夠意思,所以最後收不到貨的時候,都願意相挺,」楊珍琪拿著記事本,上頭詳細寫著哪家包裝廠能提供多少鳳梨釋迦、接受的收購價。

儘管農民已經願意出貨給胡泉,但一不注意,還是可能被貿易商搶走外銷。於是楊珍琪與吳秀珍連續3天,從早上8點到晚上12點坐在包裝廠「盯場」。

吳秀珍回憶,一名高學歷的年輕貿易商口氣微慍,請她停止出貨。「他說,你承擔得起一天30萬(的差價)嗎?我跟他說,那我來賠好了,」吳秀珍說。結果出乎吳秀珍意料,後來這位年輕貿易商竟然願意少賺錢,把800箱鳳梨釋迦交給她們出貨。

吳秀珍坦言,後來才知道鳳梨釋迦有浮動收購價的行規,她們的確是破壞行情,「但當初真的不曉得。」

30天內,從台東縣府到民間,這群鳳梨釋迦農民的故事說明了,疫情當前,若能無私、共好,就有機會挺過危機。

更多天下雜誌文章
2000多萬人失業、3大股市卻齊聲上漲,為什麼?
專訪前國會戰神黃國昌:我為什麼要去選大同獨董?
疫情虧掉1800萬 42歲的他後悔提早退休
扭不開罐頭?小心「握力」變差,可能是失智前兆
兩人能夠白頭偕老的17個跡象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天下雜誌》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分享連結

財經新聞

  • 重大要聞
  • 國際財經
  • 大陸香港
  • 基金動態
  • 個人理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