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凱泰癌症病逝!24歲就接手裕隆,「管理是件非常辛苦的事」

2018年12月3日 下午8:0

裕隆集團董事長嚴凱泰今(3)日因食道癌病逝,享年54歲。裕隆發出聲明稿表示,遵從其遺願,不設靈堂,謝辭各種花禮,並強調公司仍會在執行長嚴陳莉蓮的領導下正常運作。以下為《數位時代》2002 年專訪嚴凱泰原文,回顧他接手家業裕隆汽車的心境轉折:

「剛回來接班,我很孤獨,事實上,我從小就覺得我是世界最孤獨的人,」台北敦化信義路口 19 樓的會客室裡,在那和無數媒體談過「裕隆轉折」的沙發上,嚴凱泰少有地談起他 5 歲開始的童年,「但是我也會破壞,更會創新!」

「50 年前,裕隆在新店這個廠,製造了國內第一輛吉普車。」從 5 歲起他就在這片廠區打滾長大,但記憶的膠捲裡滿是痛苦,因為他的同學、他的朋友、甚至他的叔叔伯伯,都曾經認為裕隆--這家他未來要接手的公司,是一個難以扶得起的「阿斗」。

24歲,接下沉重家業

不同於台灣一般企業家第二代,都是父母逼、推著孩子出國念書,嚴凱泰隻身赴美,卻是14歲的他,向萬般不捨的母親「求來的」,當時一同念書的同輩雖然羨慕他的優渥生活,但也不時指著路上跑的裕隆汽車對他冷嘲熱諷,「我當然知道裕隆有問題,可是我怎能一起跟下去罵?」嚴凱泰回憶,這樣的不平使他近20年背負著一種屈辱,雖然「別人是生病時吃蘋果,我是生病時不吃蘋果的」,但從他懂事起心頭就沒有「小王子」的尊榮,「極端的虛榮、極端的悲哀、與極端不平等,」他說:「我如果不離開台灣,一定會崩潰!」。

但即使隻身在美,他仍不時想著「如何救起裕隆」,從小的經驗讓他理解到:瞬間的發狠振作,難以讓裕隆振衰起弊,因為太多的員工是「短視的好人」,革命必先革心,但要這些叔叔伯伯認識新世界,可比父親「要為中國人的車子裝上輪子」那般霸氣,更難上好幾分。

出去時很孤獨,回國接班時也很倉促。1988 年,一直以製造為本業的裕隆,正面臨主要經銷夥伴國產的拆夥風波,加上先前秘密進行研發「飛羚」時,裕隆與技術母廠日產(Nissan)關係緊張,母親吳舜文可說心力交瘁。嚴凱泰在一次接受電視專訪時回憶,當時是接到一位父執輩打電話告訴他,「該是回來的時候了」,「是指學校放假的時候嗎?」嚴凱泰一時間還不太了解地發問,「不,是明天!」這促使他在24歲,一般年輕人初出社會不久的年紀,便得接下沉重家業。

與其他企業家第二代不同的是, 嚴凱泰正式投入這個父母親一手打造的事業時,不是輕鬆接棒,而是在稱霸市場 28 年後,裕隆風雨最飄搖的時刻 ,奮力接下這個年紀比他大上 12 歲,員工超過 5000 人的龐大企業體,「當時我還跟我朋友講,若我接不下來,我就去念軍校,」嚴凱泰回憶當時的心情,很興奮,但也充滿徬惶,雖然他心裡有準備,但他沒料到這只是困難的序曲。

進退維谷的處境,練出企業家少見的「忍耐」

當時兩件任務讓他進退維谷,使他在公司裡抽大量的白長壽香煙,下了班深夜還喝上一個月達半打的白蘭地。其一: 是各路老員工紛紛來「進忠言」,卻少有人聽得下他的分析和道理(一位老同事除了告訴他「現金快不夠了」,也告訴他:「你回來,實在看不出你對裕隆有何貢獻」) ;另一則是台灣政府運籌加入 GATT(今日 WTO 前身)已成定局,早晚管制進口車的門檻保護傘會撤除,彼時銷售數已被福特和南陽超越的裕隆,長中短期前途可謂一片蒼茫。

他每天幾乎 5 點半準時下班,「辦公室裡處處無解,」他說:「所有的會議都得不出結論,為什麼?因為大家對裕隆要做什麼事毫無共識,R&D 說我們要自己造車,給我 20 億,財務部說:我沒錢!每天這樣的事不斷循環,不如回家。」

那段日子幫他 練出了三十出頭歲數人少見的「忍耐」功夫 ,而當時中華汽車總經理林信義支持「遷都三義,廠辦合一」的決定,也幫助裕隆快速樽節成本,度過第一次難關⋯⋯

在這樣的上班生活中,嚴凱泰忍受兩年賠上 3 億和 8 億的股東苛責(1996年還被降為第二類股),但終於定奪了後來裕隆命運的轉向--放棄「裕隆」的自有品牌,專心做日產汽車世界分工體系中的一環。

有了企業的聚焦點,日產原先抵制的態度逆轉,加上廠辦合一訊息傳遞、溝通的透明和速度,裕隆這部「老車組織」的各零件終於合作起來,也開上了效率的新馬路。

用對人,讓有創新能力的人能出頭

要問他經營的過程裡,真正得意的成就,「 我不斷地用對人,或者讓有創新能力的人出頭。 」幾乎所有在裕隆重生過程扮演攻堅和後勤支援的大將,都對嚴凱泰(即使小上他們幾多歲)的領導豎起拇指。「他對你搏盡感情,但對 performance 的要求,也絕不手軟,」一位工廠主管透露:「長期相處就能體會--他是真心對你好。」

當時裕隆集團水平事業群之一,專攻汽車融資貸款的裕融公司總經理陳力雄,辦公室一台治療椎間盤突出的復健治療椅,就是嚴凱泰送來的禮物;來往大陸奔波的同仁開刀時,他更是焦急地安排主治醫師;而在母親吳舜文眼中,嚴凱泰也是個很細心又重情感的人。如有一次她便提到,有一次她要找東西而翻了嚴凱泰的抽屜,看到他把父親寫的信一封封保存得很好,因為「後來他父親能跟他說的話很有限,」她說。

現在的許多同事認為,正因嚴凱泰「忍耐困頓」的許多真情流露,使很多老裕隆人對他的「敗家嚴」印象逐步改觀,從而爆發出旁人難以想像的組織行動力。不像中國老企業家絕不掉淚,露出受傷與委屈的弱者形象,嚴凱泰數度在公開場合中真情流露流下眼淚,一度讓媒體懷疑他的耐壓能力,但他事後看來,卻毫不以為忤,「管理是件非常辛苦的事,」嚴凱泰指出:「 有些人說不能把 emotion 放在任何一個企業,但若不把emotion放在企業裡面,我就懷疑那你是不是真的在用心經營。

延伸閱讀 \
分享連結

財經新聞

  • 重大要聞
  • 國際財經
  • 大陸香港
  • 基金動態
  • 個人理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