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國受阻、銷售衰退、Go粉抱怨 Gogoro電動車台灣隊之夢,遇到哪3大逆風?

2020年7月14日 上午11:39

文/吳靜芳 圖片/劉國泰

「我們不要太在乎出國,要看『ready』(準備好)這個字,」坐在剛發表的電動自行車「eeyo」旁,Gogoro執行長陸學森談起海外佈局,和以前野心勃勃的態度大不相同,「我只有一次機會,而我們還沒ready。」

Gogoro曾被國家發展委員會點名,是台灣唯二有機會變成超越市值10億美元的新創獨角獸之一。陸學森的改口,不僅關係一家公司的命運,更影響「台灣新創夢」成真的機會。

3年來,陸學森順風順水,他與德國汽車零件大廠博世(Bosch)合作的電動機車共享服務Coup,更讓5000台Gogoro電動機車前進柏林、巴黎及馬德里這三大歐洲城市。

賣機車只是切入點,陸學森更大的夢想是想建立「能源交換平台」。這是製造之島台灣,第一次豪情壯志想制定「產業」規格。

第一品牌的確成為台灣電動機車規格之一。包含山葉、宏佳騰、PGO以及台鈴等機車廠紛紛加入Gogoro的技術服務平台,也發展GoShare共享服務。「我們的公司已經是一個conglomerate(集團),」陸學森說。

但過去半年,Gogoro似乎遇上了第一道逆風。去年11月,歐洲共享服務Coup宣布落幕;Gogoro瞄準的越南遇到阻礙而停滯中;就連爭取甚久的東南亞最大共享機車Grab,也被光陽集團以投資方式搶走了。

第一道逆風:出海策略受阻》MIT遇上越南民族主義

博世對外表示,Coup是因成本過高及市場競爭激烈而關門大吉。實際上,Gogoro電動機車在歐洲水土不服有先天上的原因。

首先是天候,在冬季極寒的幾個月分,摩托車幾乎不可能營運;而基礎建設也是硬傷,Coup就曾在推特上表明公司無法轉售二手車,「因為歐洲沒有像台灣一樣的換電站網絡。」

Gogoro為何喊卡?「在越南,機車是民族主義,政府要走國車國造,」勝邦金屬總經理暨越南同奈台商會會長吳明穎點出關鍵,外國機車廠要進入越南市場,不只要打好政府關係,更得花上好一番心力尋找在地供應鏈。

業內人士分析,Gogoro必須找到在地電池廠,核心技術如馬達也要在地製造。

標榜MIT出口,會多一道關稅成本。加上換電站的建置也相當倚賴當地政府配合,「除非建立當地研發團隊,或者和大集團如Vin談軟體服務合作,否則很難在越南落地。」

第二道逆風:油價跌、補助減》Gogoro掛牌數年減三成四

綜觀今年1到5月新車掛牌數,相對三大油車大廠光陽、三陽與山葉還有去年同期水準甚至微幅成長,Gogoro新車掛牌數較去年大幅衰退了三成四。

油價大跌,電動車誘因減弱是原因之一。但更直接的因素,就是油電機車的補助金額差距縮小。即使Gogoro推出平價款電動機車催買氣,今年的表現仍比去年略遜一籌。

「我也知道政府有一些壓力,可能(電動化)transition(轉換)太快,但要在對的時間有對的誘因,」陸學森喊話希望補助能延長到2024年,為聯盟伙伴和供應鏈爭取時間,「全球機車大廠都是日本品牌,如果我們不轉換(電動化)、在國內已經這樣子打的話,台灣的未來在哪裡?」

第三道逆風:管理後勤沒跟上》維修不及,go粉怨聲四起

最後的逆風,是人。

一手打造Gogoro核心技術的動力系統部門主管林松慶,以及能源系統總工程師方德良(Daniel Robert Vickery)今年都相繼離開團隊。陸學森強調人來去很正常,但失去了兩員大將後,對研發競爭力的影響,值得觀察。

一手把Gogoro捧起來的go粉,也讓未來銷量增添幾許不確定。

電動機車和燃油機車完全是兩套系統,修慣了油車的傳統機車行修不了Gogoro,車主只能苦苦等候官方的維修保養服務。

即使Gogoro已努力與車行合作培訓,並承諾今年要增加30個服務中心,現階段後勤的維修量能仍跟不上暴增的車口數,甚至有go粉抱怨,等缺料的零件要等一個月。

再加上今年Gogoro外送員使用騎到飽電池費率的爭議,都讓今年go粉社群的不滿持續擴大。Gogoro的社群即品牌,能否維持社群的強大號召力也有待觀察。

三大逆風下,Gogoro能否維持獨角獸光環、克服重重挑戰,會是台灣新創圈重要的一課。

更多天下雜誌文章
一台要價近12萬!用精品規格打造電動自行車 陸學森在想什麼?
買個股緊張到睡不著?試試「無腦投資法」,靠0050成存股達人
來自紐約貧民區的「偽歐洲」冰淇淋:哈根達斯憑什麼這麼貴?
辭外商回歸家庭,小孩卻冷漠以待 陶晶瑩:自己的生活,不應交由他人決定
別忽視一天到晚「蛤?」的風險 聽力微損傷是失智危險因子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天下雜誌》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分享連結

財經新聞

  • 重大要聞
  • 國際財經
  • 大陸香港
  • 基金動態
  • 個人理財